九龍清水灣道12號 基督教宣道會宣基小學(坪石)內

        過了一個夏天,相信不少弟兄姐妹曾與親友到外地旅遊避避暑,而我們一家都到泰國旅行。泰國出名佛廟特別多,但兩夫婦都有共識避免去廟宇參觀。今次嘗試讓兒子們計劃行程,大兒子提出要去參觀古址遺跡,當然大都是被年日或打仗破壞了的佛寺廟宇,這建議即時已被否決了。

        去到當地,真的沒有到任何寺廟,但大兒子對去參觀古址遺跡仍念念不忘。大兒子少時想成為一個考古學家,對歷史特別鐘愛,以往旅行都喜歡到博物館參觀。行程尾段,他再次要求跟導賞團參觀古址遺跡,在他眼中這些只是歷史的記號。最終,我和他參加了一個古城遺跡的導賞團。

        旅程中,他興致盎然地看著、問著,看見未開放的遺址有人員在做修復工作。他就問這是否考古學家的工作。我們全日看了很多荒廢的舊廟古跡,也拍了很多照片。當中,來到一個佛像頭被樹根包圍住的,導遊就提醒,不能站著與佛像拍照以示尊重,所以不少人拿著手機就跪在前面拍照。導遊見人人都拍了,我們卻沒有行動,就硬要跪著為我們拍照。另外一處,在一個遺址旁邊有一座漂亮的大廟,廟的建築和大佛全身都是鋪滿金的。兒子從未見過就入內參觀一下,看見這金身大佛廟仍然香火頂盛,很多人在當中參拜。我問兒子要與這金身大佛拍照嗎?他回答不用了。當問他為什麼呢?他回答的意思大概是這不是歷史遺跡,這些人都真的在敬拜這「神」,所以不要與「它」影相。

這天參觀的過程中,令我有幾個反省:

1.溝通:珍惜對話的機會,進入彼此的信仰世界,發現去與不去原來是沒有衝突的。溝通在任何親密關係都很重要。

2.權威:小心運用作父母的權力,感恩今次能與兒子同遊。對比權威式的禁止,這樣引發思考對他的益處更大。

3.儆醒:日常生活中的決定隱藏著很多試探。主耶穌在上十字架前,在客西馬尼園都不住提醒門徒,免得我們入了迷惑。

路22:46 就對他們說:「你們為甚麼睡覺呢?起來禱告,免得入了迷惑!」

        弟兄姐妹,在教會裡就像有耶穌在身邊一樣,我們都會小心儆醒,但離開教會,在日常生活中,有時就好像耶穌行開了,會容易跟著身邊的人行事。願我們都能帶著耶穌去……旅行、返工、湊仔、拍拖……願我們都在這些不同的場景和活動中儆醒。

吳麗嫺傳道 2019.9.15

        面對紛擾的局面,心靈飽受煎熬,閱讀使我有片刻安寧,亦能整理混亂的思緒。賴特(N. T. Wright)是英國聖公會的主教,亦是我蠻喜歡的新約學者,今天跟大家分享一本書:《邪惡與上帝的新世界》。

        賴特認為「善惡的界線往往不是簡單的『我們』或『他們』就能分清楚的。」我們必須「知道邪惡的深度面向,包含某種『超個人』的成分。」認清邪惡的本質教我們放棄論斷和審判別人,亦讓我們放棄扮演上帝、扮演審判者的角色。「我們認知到,善惡的分界就落在我的心裡,就在我們每個人的內心深處,因此傳福音時,我們才會說,耶穌的死是『為了我』,是取代了我。」惟有這樣,我們禱告才能帶來真正的謙卑,亦同時勇敢地面對邪惡。

        今天,不少人認為上帝冷眼旁觀世間的邪惡,於是衛道之士便急於為神開脫,但作者卻指出「聖經沒打算告訴我們上帝對邪惡有什麼看法⋯⋯而是訴說一個故事:上帝如何在過去、現在、和將來對付邪惡。創造世界的上帝,為世上所發生的事負責,在祂自己的肩上承擔問題的重擔。」在十字架上,基督已戰勝邪惡,而「復活不是獨特、孤立而怪異的神蹟,而是耶穌整個與邪惡對抗而且成功後應得的結果。」賴特認為基督徒「蒙召活在兩個世界之間,一邊是耶穌的死與復活,另一邊是嶄新的世界;我們相信十架與復活的成就,也學習去想像新世界。我們蒙召,就是要透過禱告、聖潔生活、以及在世界裡的行動,將兩個世界連結在一起。」

        今天,我們是如何為香港禱告?作者提醒我們禱告要展示信心與盼望,敬拜那今天仍掌權的父上帝。再者,我們活在邪惡的世代中,更加需要在行事為人上顯得不一樣,努力治死惡行,盡力活出聖靈所賜的新生活。作者指出「邪惡的確存在,需要我們去面對、去擊退,但光靠視而不見,或用強大火力轟炸,都是沒有用的,我們需要以十字架的信息及方法,來面對邪惡。」或許你會即時想到愛、捨己和饒恕,賴特刻意指出饒恕不是容忍、不是漠視,亦不是輕看邪惡,而是「要把邪惡指出來⋯⋯饒恕是正視事情發生的事實,然後作一個清楚的選擇,一個立志向善的決定,把所發生的事擺在一邊,不讓它成為我們之間的鴻溝。」這樣的饒恕實在不易,但得勝的基督卻讓它成為可能,深願我們努力地從世界壁壘分明的立場「分別出來」,站在主旁,走一條不容易的十架路。

莊姝娟傳道2019.9.8

        「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裏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我心裏柔和謙卑,你們當負我的軛,學我的樣式;這樣,你們心裏就必得享安息。因為我的軛是容易的,我的擔子是輕省的。」(馬太福音11:28-30)

        耶穌對當時「凡勞苦擔重擔」的人發出呼籲,到他那裡去得安息。這些人是甚麼人呢?(一)在經濟上,他們是基層人士。耶穌年代沒有甚麼中產階層,一是宗教政治領袖權貴,一是基層的普羅百姓。從聖經所知不少是漁民,也有行乞或身患重病終日躺臥着渴求被醫治的,難怪耶穌在主禱文中有「我們日用的飲食,今日賜給我們」。(二)在政治上,他們活在羅馬政權的高壓統治之下。政府以猶太人協助管理猶太人,例如稅吏群體,他們大幅抽稅,使百性民不聊生,互相借貸度日,所以撒該竟然可以把所有的一半分給窮人後,仍有能力四倍奉還給他訛詐了的人。(三)宗教文化上,他們被沉重不可能的宗教要求壓迫著,患病的卻被稱為有罪,613條宗教律例讓人喘不過氣。多少宗教領袖真正關心百性大眾也成疑問……

        耶穌向他們呼籲,到祂那裡去得安息,而得安息就是負耶穌的「軛」。現今的「背囊」講求貼身,分散重量,在同一的負重下卻感覺輕省一點,走路也走遠和舒適一點。「軛」作為負重的工具也有相同作用和要求,不論是給人負起擔子或為動物而設作耕種之用,也講求貼身和分散重量。耶穌沒有說我們不用負軛挑起擔子,畢竟負上責任是人生精彩和意義之處,但耶穌貼身之軛是容易使用,透過祂的軛擔子也變得輕省。那麼祂的軛是甚麼呢?就是學習耶穌的樣式,即是「心裏柔和謙卑」!

        一個生活在壓迫底下的人不會無故地柔和謙卑,所以耶穌呼籲大家首先到祂那裡去。約翰福音14:27說明耶穌所賜的平安不像世人所賜的。在世上,人們未必找到真正平安,但在耶穌裡,卻能找到那不像世界上、又是那獨一無二的平安,這平安使人們能夠負上耶穌柔和謙卑的軛,從而得享安息。

        此時此景,每人也有他的勞苦重擔,願意我們一起來到耶穌跟前,得著平安,學效祂的柔和謙卑,心裡得享安息,人生的旅程走得更輕省,走得更遠。

祝宗麟牧師 2019.9.1

        你最近的心情是喜樂、感恩、平安較多?還是哭泣、悲慘、質問、吶喊、咒罵等較多呢?或許因為華人社會文化的影響,不少人認為表達凡事喜樂、感恩是屬靈的;而哭泣、悲慘、質問、吶喊、咒罵等就是不屬靈或沒有信心的表現。

        然而,聖經中記載哀歌的經文所呈現的哭泣、悲慘、質問、吶喊等的情緒反應說明了這是信心的表現。因為縱然眼前發生的種種事情看似不合理,聖經作者卻從來沒有放棄,仍然以神為哭泣、質問、投訴的對象,把最真實的感受毫無掩飾地向神陳述、傾訴,不需要在神與人之間保持「禮貌性的距離」,這樣真性情的表達,正是整個人性的表達。這種在苦困中的堅持,正好說明了唱哀歌的人對神的信心。

        哀歌也不是否定「凡事謝恩」與「常常喜樂」,因為人生有喜有悲。我們不需要永遠強迫自己常常喜樂,以致把自己變得虛偽。

        還記得讀神學三年級時,繁重的學業以及忙碌的實習、加上家中同時有人患病和失業,我的心情是擔心、沉重,臉上也沒有什麼笑容。有些人會問:「為何有主同在仍不喜樂?」或說:「交托給主、笑多些吧!」然而當時我真實的感受是沉重多於喜樂,但我知道沉重的心情是有限時的,而我只想做回一個人,把這樣真實的感受告訴神,讓神安慰我。有些人常以「常常喜樂」來打壓自己的悲傷,也甚至以此來標籤其他在苦難中的人不屬靈。這是不需要的。人生是有喜和悲、笑與哭的。

        最近社運的事情、相信很多人的心在哭泣、質問和咒罵。作為跟從主的門徒,我們知道最大的敵人是魔鬼撒旦,撒旦如同吼叫的獅子,遍地遊行,尋找可吞吃的人(彼前5:8)。 撒旦時刻擾亂我們的心,想使我們遠離神、使人絕望、使人仇恨,但神的話語絕對能戰勝撒旦。

        《約伯記》記載受苦者的無奈、《傳道書》述說日光之下的做人祕訣、哀歌在淚光中向上帝投訴與質問。在這時勢我們更需要帶著謙卑的心、醒察自己的心、拒絕罪惡的心來閱讀神的話語,以此得到亮光和出路。《約伯記》、《傳道書》、《耶利米哀歌》、《詩篇》中的哀歌(3,4,5,12,14等)的對象是對準「神」。因為神會聆聽、會幫助、會回應、會明白、會更新我們的生命、會給出路我們、會讓我們更依靠祂。

羅小燕傳道 2019.8.25

        我很喜歡跟弟兄姊妹分享有關禱告的信息,不是因為我在禱告的事奉有特別的恩賜,而是因為心中總是有一份強烈的情懷,很想告訴大家,禱告是相當美好和寶貴的屬靈操揀。我喜歡閱讀有關祈禱的書籍,但我經常提醒自己,看祈禱書不等於已經祈禱了。禱告是需要實踐和操練,日常禱告就是具體實在地活出【約翰福音15章5】的教導:「我(耶穌)是葡萄樹,你們是枝子,常在我裡面的,我也常在他裡面。

        神藉著禱告塑造我的生命,賜我能力和智慧完成不同的工作。我所帶領的聚會很多內容和信息都是從禱告而來,神的預備總是適時和豐富。然而,我不會將禱告視為把玩於手上的一個工具,將神視為神燈裡的精靈,隨傳隨到出來變過戲法,滿足我的心願。禱告不僅是聖經裡的一個命令,必須遵行;禱告更是一個關係,是我跟愛我的主親密的關係。我喜歡禱告,看重禱告只有一個很單純的原因,就是因為我跟祂有關係,祂在我生命中佔有無可取代的位置;沒有祂,我就什麼都不是!

        最近香港發生的事情令我好多個晚上徹夜難眠,心中記掛著很多很多人,他們安好嗎?在一連串的禍患中,我沒有問:「神,你在哪裡?」因為我知道祂一直都在,祂仍然在掌權,只是當下我未能完全明白,了解神的計劃和心意。面對看似無助絕望的境況,除了在網上追看最新的情況,禱告就是我的出路,藉著禱告,呼求神的慈愛、平安、醫治和安慰臨到香港;呼求神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呼求神的憐憫和拯救,叫人看見黑暗的時候,就要投向光明,看見邪惡就要尋找美善....。

        在這兩個月神將一顆迫切禱告的心賜給眾教會,很多弟兄姊妹聚集一起流淚禱告,為這城市禱告守望,祈求神叫人的生命在風雨中茁壯成長,在患難中得著磨練,變得堅毅不屈,勇敢堅強。我知道每個禱告必如香上達神的面前,祂必睜眼看,側身聽。感謝神,讓宣基家在8月14日恢復週三晚的祈禱會,當晚有60位來自不同牧區,持不同政見的弟兄姊妹聚首一堂熱烈地禱告;當下,我們熱愛香港的情懷,彼此相愛接納的心就在此顯明了。

徐敏儀牧師 2019.8.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