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龍清水灣道12號 基督教宣道會宣基小學(坪石)內

2018 牧聲

        「安息年」的聖經根據來自出埃及記23章和利未記25章,而「安息」字面的意思是「停止」或「豁免」;現代教會以此引申出教牧人員安息年假的傳統。不同教會有不同做法,而宣基堂的安排是教牧同工每三年可向執事會申請六星期的安息年假,完假後必須在堂會事奉最少一年;這樣的安排有兩個目的:(一)讓牧者能夠有空間停下休息,更重要是重新在主裡領受能力與方向,帶領教會在幻變的世代中繼續實踐福音使命;(二)使教牧團隊更加穩定。我曾經在一次安息年假前,走到事奉歷程的最低點,想過停止,但在安息年假中,上帝親自教導我學習順服和謙卑,結果在該安息年假後我以完全不同的態度重回崗位,直到現在。

        今次的安息年假若以第一個目的來看,似乎是失敗的。假期除了有一星期和家人到東南亞旅行,其餘時間/心力都是陪伴爸爸走人生最後一程。假期早段我每天也去靈實寧養院,最後更在將軍澳醫院與家人一起送爸爸到天父懷中。與此同時,家傭放年假,小朋友放暑假,家中漏水和天花石屎剝落也同時發生。

        今次的安息年假也有相當規限性,一方面我沒有高調地四處宣揚,因深明我牧養的「所有」肢體也未見有相同的「福利」,說出來也只會招徠白眼,小弟也沒有放棄這假期的偉大情操,所以一些聚會照樣安排,一些講道照樣傳講,一些典禮照樣出席,一些決定照樣發出,一些文件照樣處理;宣基堂以外的責任更是照常運作。

        不過,今次的安息年假是最有意思的一次,是天父賜給我與家人很緊密相處的六星期:能夠服事爸爸至世上最後一刻,丁點地補足了我對他的虧欠;與媽媽,姐姐和哥哥頻繁地溝通是近十年來難得的;與海外回來的親友相聚勾起很多的回憶;每天當小孩子的司機是我的榮譽;一家四口坐在一起崇拜讓我知道大禮堂的冷氣如此強勁;更不要說竟然可以與太太週末一起到街市買菜⋯⋯

        我的安息年假,就是這樣,悲喜交集,卻恩典處處。

祝宗麟牧師 2018.7.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