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龍清水灣道12號 基督教宣道會宣基小學(坪石)內

牧者心聲

        從緬甸短宣回港,已過去了一個月,在短宣過程中得到主的保守及看顧,親身經歷神的恩典和慈愛,並看到神不斷更新我們的生命,成為一篇雋永的樂章。

        這篇樂章由三年前開始編寫,「音符」是一班就讀中三的年青人,當時他們剛加入門徒訓練小組。雖然他們大部份都是從小在教會成長,但實際上在這時候才開始接受裝備和學習服侍,擔任組長,負責帶領小六升中的AA隊。

        由於年紀尚輕,加上缺乏侍奉技巧和經驗,在侍奉上難免會遇到困難,感到無奈及灰心,但他們仍選擇堅持。到今年他們面對生命中一個大挑戰 — 中學文憑考試,三月時教會開放課室作為自修室,讓他們回來溫習,導師組長會為他們定期預備晚餐、陪伴他們溫書,以表達對他們的支持和鼓勵;到四至五月期間,他們面對真正的考試和當中的壓力、挑戰及困難,但仍堅持參加教會聚會及帶領團契。五月份他們參加由教會舉辦的DSE營會,透過營會再次重整生命的方向及重思生命的意義,亦在這時他們報名參加緬甸短宣。在短宣出發前要多次商討在當地學校的教學課程和內容、練習普通話及跟進各聚會的細節等,他們態度認真並表示期待希望在短宣裡更深經歷主的愛,與神同工那份喜樂,並盼望與神的關係更親密,與人的關係更和睦。

        在短宣裡,要克服長途跋涉,又要在沒有足夠休息下(凌晨四時半集合去教學),應付每天教學、探訪、開會、預備、練習等工作,他們沒有埋怨,更是全情投入,並立志回港後更愛神愛人、侍奉上盡心擺上、日後會再參加短宣,更有人回應主的呼召,想日後成為宣教士或傳道人。他們願意開放生命,讓神的愛和價值觀改變他們,憑著信心、愛心和盼望,靠主闖前路,正如詩歌《祢讓我生命改變》歌詞裡,「憐憫我,讓我生命改變,愛心日倍添,願靠祢,面對新的挑戰,身心皆奉獻。」他們的生命就是一篇動人的樂章,其實我們也可以,不一定要參加短宣,只要願意開放生命,讓真理改變和更新我們的生活及價值觀,我們也能成為讚美之泉,成為一篇雋永的樂章。

馮志滔傳道 2019.7.20

        腓立比牧區在這段時間查考但以理書,今季我們在講台上分享以斯帖記,這兩個人物有很多共通點,他們都是處於被擄時期,遠離家鄉,在外邦人之地被提升,被上帝大大使用。所以當上帝在社會上提升我們的時候,我們要在職場上為神的國度奉獻自己,帶來屬靈的影響力,使更多人認識主。

在這兩卷書中,我們可以學到三個功課。

        第一、神會使用個人。一個人可以帶來很大的影響力,神可以使用男人和女人。我們都是被擄的,你有這種感覺嗎?當我們成為基督徒時,我們就不再屬於這世界,世界是異鄉,我們是天上國度的子民,我們的價值觀與世界不同。你渴望被神使用嗎?神使用我們的原則,是我們在地上要堅持原則,知道自己的身份,不願意被世界同化。我們要在世上過分別為聖的生活,與眾不同的生活,不要怕被世人排擠,要堅守信仰的立場,我們才能夠在這個黑暗世代被主使用。這兩個人物就是願意與眾不同,願意冒著生命的危險也絕不妥協,至死信靠神。

        第二、神會保護祂的子民。祂在獅子坑中保護但以理;祂在火窯中保護沙得拉、米煞和亞伯尼歌;祂藉著以斯帖保護猶太人免遭殺害。當我們在不信的世代堅守聖經的原則,並且為神作見證時,神會保護我們。

        第三、神掌管世界。兩卷書都提到國度,神不單是猶太人的王,也是全地的王,福音是國度的福音。「焉知你得了王后的位分,不是為現今的機會嗎?」(斯四14下) 神使以斯帖在波斯國度得到王后的位份是有祂的旨意和計劃。「這是守望者所發的命,聖者所出的令,好叫世人知道至高者在人的國中掌權,要將國賜與誰,就賜與誰,或立極卑微的人執掌國權。」(但四17) 今天所有國家都掌管在神的手中,是神使人高升和降卑。人的國度必將要過去,唯有神的國度是永存。當主耶穌再來時,世上的國度將會被神的國度取代。今天我們為永恆的國度而生,也為永恆的國度而活,求主在職場上,提升你,並使用你,為神作美好的見證,帶來屬靈的影響力,使神的國度在地上得到擴展。

聶月貞傳道 2019.7.14

從四月開始,每一個星期日的早上,我們一行二十人從不同的地方出發,但終點卻是一樣的——領都會所的派對宴會廳。最初的兩週,我們一起唱詩和禱告,雖然來自四個不同牧區,但是分享無隔閡,增進彼此的認識。四月二十一日是復活主日,我們希望能與人分享復活的盼望和喜悅,於是嘗試透過人際脈絡邀請朋友參加聚會,最初有五個家庭來了,但最後有兩個沒來,但神親自帶來了另外兩個家庭。這天,我們講繪本故事,亦講浪子的比喻,願人能知父神的大愛。這五個家庭有三個之後亦繼續參加,奇妙的是這三個家庭彷彿代表三個不同群體:因幼齡孩子而未能有穩定教會生活的、信主但沒返教會的和未信的。

從復活主日至今七個星期,奇妙的事情每週都在發生,而最奇妙的莫過於每次都有全新的朋友來參加,他們背後也都有奇妙的故事:

◇ 有一位太太留意宣基網站多時,只見為康城事工祈禱,但卻見遲遲未有相關的聚會資料,便打電話給我,查詢詳情,就這樣30分鐘後,一家三口走進來了;

◇ 有人收到朋友轉寄的whatsapp短訊,便俓自帶著孩子走進來;

◇ 有來會所琴房練琴的孩子接受邀請,練完琴便和媽媽走進來;

◇ 有一個媽媽每星期日都要上班,但剛巧某天可遲返1小時,便跟兩個孩子去平台公園玩,然後接受邀請來參加,之後的星期日,這位媽媽雖然如常上班,但卻讓孩子繼續來;

◇ 有一位伯伯的家人已很穩定參與聚會,伯伯雖然未信,但看見我們在平台做邀請的工作,便叫身邊的街坊來,就這樣有幾個家庭走進來;

◇ 有一個工人姐姐從另一個工人姐姐口中知道我們的存在,便告訴太太,就這樣兩婆孫自己走進來;

◇ 有孩子拉著媽媽來到門口說:「這間房每星期都有Joyful Sunday。」亦有孩子向職員查詢甚麼是Joyful Sunday時,這都讓我們碰見;這些巧遇實在是給我們分享和見證的機會!

Joyful Sunday 是在會所登記的聚會名稱,這2個月內接觸了64人,有23人出席聚會3次或以上。

 

奇妙的事情還有很多,而且還不斷在發生……所以每個主日,我們都帶著期盼的心去察看神的作為!

莊姝娟傳道 2019.6.23

        今天是父親節,先祝願各位父親節快樂!

送給父親的話

        每年的父親節,都令我回憶起父親的臉容,最令我難忘的是,小時候看見父親下班回家,他總會坐在門口靜靜的不發一言,讓勞碌一整天的身軀休息放鬆下來。隨後,父親會靜靜的走到我的身邊,輕輕的摸一摸我的頭兒,便對媽媽說:「開飯了!」,全家人便坐下來興高采烈的用膳!

        每年六月初,我們一家都會聚集回憶、數算父親的美。他與傳統父親的形象沒多大分別,是沉默寡言卻默默的以實際行動表達對家人的愛;他每天用心工作,在家裡雖說話不多卻靜靜的陪伴,知道家裡發生的一切,亦認識我們每一個。在父親病患期間,看見他的一份堅強並對我的叮嚀:「妹頭,你要珍惜時間,要做個貢獻社會有用的人。」愛我的爸爸,自今離開我們已二十多年了,好想對敬愛的您,說聲:「爸Be,謝謝您與媽媽領我出生,謝謝您的忠言教誨,辛勞了,我愛您!」。

送給屬靈父親的話

       在我的信仰路程,天父引領我認識不同的屬靈父親,扶助我更認識神,在迷惘掙扎裡成為嚮導,記得一位神學院老師,經常在我面對難題時,就不約而遇出現在我身邊,解答我很多心裡的疑問及迷思,助我在神學信仰上扎穩根基。同時,在事奉路上,神讓我遇上一位忠心的好牧人,每當我乏力不清楚方向時,適時的為我祈禱,提供清晰的指引,讓我有力向前行。屬靈爸爸,感謝您,與我同行!

        父親節,正是讓我們表達愛的機會,不單向身邊的父親送上感激之情,也能藉這節日懷緬已不在我們身旁的父親,將這默默的思念,化成傳承父親之美的動力。在宣小校園,很容易遇上父親家長的足跡;每個清晨,我總看見不少爸爸送孩子到校園,又認真專心的站在家長區看孩子上早會,更目送孩子早會後排隊上課室!每次看著他們的背影,深深感受一份對子女的愛護及關懷!父親的名字,從來是溫柔而有力量,堅強而帶慈愛的!

        相信不論我們是父母親、準父母,或父母的兒女,天天都可以是父母親節,請向摯親說一聲:「謝謝您,辛苦了!」,或送上一個親切的微笑、一次實際的陪伴、一個祝福的祈禱,相信摯親心領神會。還有,鼓勵弟兄姊妹,想一想生命裡的屬靈爸媽或同行者,找機會感謝他/她成為您生命的祝福,或許未來您亦會成為別人的生命天使!

        當然,請不要忘記在這父親佳節,向天父說聲:「阿爸父,我愛祢,感謝祢以永遠的愛來愛我!」。願神賜福我們眾人及家庭!更可以在這時間一起與家人摯親,同心守望香港祈禱,願神賜福我們眾人及家庭!

葉美欣傳道2019.6.16




5月11日和眾同工執事出席了2019年區聯會周年會員大會。是次大會選出了新一屆(兩年一任)執委會成員。希伯崙堂簡耀堂牧師當選為執委會主席,本堂葉松茂弟兄亦當選連任執委會成員。即將卸任主席的張觀運牧師在證道時指出現時教會面對太多問題,亦引來太多可能的方向,而過多方向即是沒有方向。宣道會應該堅持初衷,繼續以「宣教,佈道,植堂」作為發展方向。

總幹事范國光牧師繼而重申2016-2020五年計劃方向,分別為「培育教牧及領袖」;「促進生命的互建」和「推動佈道與植堂」,但由2012年開始宣道會總體崇拜人數便沒有明顯增長。各項目標進度也面對很大挑戰:

2016-2020宣道會區聯會五年計劃目標進度

 項目  五年目標  2018結果  2016-2018總結果 達標% 
 受洗人數  10,000人  1,534人  4,810人  48.1%
 崇拜人數增長  11,000人  130人  151人  1.4%
 植堂  10間  0間  2間  20%
 差傳教會  100%  71.8%  71.8%(84間)  71.8%


基石家由2017年崇拜平均人數273人上升至2018年288人;宣基家則由1153人降至1094人,在117間宣道會中排第四。

從客觀數字來看,整體宣道會包括宣基家在福音事工發展上確是走到了瓶頸,舊有佈道模式效果不彰(但不代表沒用),新的模式縱然出現,但也因著歷史積累下來繁瑣的事奉架構,堂會本身缺乏空間和專注來嘗試新的佈道形式,好的形式反而成了額外的擔子,結果效果依然不彰。

著名的現代主義建築大師Ludwig Mies van der Rohe 於1928年提出了“Less is more”,強調簡單清晰就是好設計。“Less is more”也給堂會發展一個很好的啟迪 ─ 要穿過瓶頸,不是增多,而是瘦身!我們未來不走複雜教會(complex church)路線,而是走簡約教會(simple church)路線,事工發展務求簡單、專注、易明、不繁瑣纏累、保持活力、在新時代勇於新嘗試、繼續持守宣道會「宣教,佈道,植堂」為己任。

祝宗麟牧師 2019.6.9

        宣道會的創辦始於宣信博士成立基督徒(Christian)與宣教士 (Missionary)的聯盟(Alliance),所以宣道會的英文名稱是Christian & Missionary Alliance。不過,這種聯盟的觀念會否令大家認為自己只是一名基督徒,而不是同時是一位宣教士呢?當時宣信博士指的宣教士,是被教會差派到未被基督教化的亞洲和非洲傳揚福音的傳統「專職」宣教士。但時至今天,我認為這種基督徒與宣教士二分化的觀念要被徹底更新和轉化。

  首先,未被基督教化的國家對於接受專職宣教士到自己國土傳教的空間越來越收緊,甚至不會發出「宣教士」簽證。今天,很多宣教士帶著「另一個」專業,例如商人、教師、會計師、工程師、醫護人員等,進入對福音封閉的國家工作。他們藉著日常工作接觸當地人,進行友誼佈道,然後在家中舉行查經及崇拜聚會。他們是基督徒的專業人士,同時也是宣教士,並沒有分誰是基督徒、誰是宣教士。

  第二,耶穌基督所頒布的大使命是給所有基督徒的。傳福音是每位基督徒生活的核心。傳福音永遠是口傳和身傳並行的工作,甚至我認為身傳比口傳往往更重要。與未信主的朋友談及信仰時,他們總說身邊有一些「另類」的基督徒,所以他們不認同耶穌基督能改變人的生命。因此,無論基督徒在任何地方生活,只要他們曾向人展示自己基督徒的身份,他們的一言一行都是在「宣揚」基督。基督徒與宣教並不能分開。

  我非常抗拒把傳福音視為一項「事工」:只在某時某刻、好像「錄音機」一樣把千篇一律的福音內容重覆談論數十次。每天當我們張開眼睛,與未信主的家人、家裡的女傭、升降機中遇上的鄰居、樓下的「看更」、生活上所碰到的每一個人相遇時,我就是在「宣揚」基督,這是不能否認的事實。

  與其欺騙自己、麻醉自己說傳福音的事應交由宣教士去辦,我只是一名基督徒,甚麼都不需要理會;為甚麼不勇敢地面對現實,提醒自己,我就是一名宣教士?故此,今年差傳部要傳遞一個異象──「宣教Everywhere」,我們每一位弟兄姊妹都是宣教士。這個理念同時是一個靈命塑造和更新的過程,把我們在教會內所聽、所學的「一大堆」「屬靈詞彙」活化、生命化,「落地」地踐行於生活中。藉著孕育這份進入生活、社區、校園和職場的宣教意識,差傳部希望培養和裝備更多「帶職宣教士」,日後被差遣到對福音封閉的國家,每天以大家的專業去宣教。

  基督徒和宣教士不再是一個聯盟,而是一個人、一個整體、一個生命!

程展鵬牧師  2019.6.2

        差傳“Mission”一字出於拉丁文“Missio”,意思是「差遣」。在聖經中經常出現「差」的情況。差傳不是教會發明來擴大宗教版圖,我們所熟識的約翰福音3:16-17節:「神愛世人,甚至將他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他的,不致滅亡,反得永生。因為神差他的兒子降世,不是要定世人的罪 ,乃是要叫世人因他得救。」差傳是父神的心意,是耶穌基督道成肉身的本意。差傳的目的不是去征服、定罪,乃是叫世人得救。耶穌其後向父神也這樣禱告:「你怎樣差我到世上,我也照樣差他們到世上。」(約翰福音 17:18)可見差傳亦是父神透過耶穌基督向教會和門徒所傳達的本意。教會是一個差傳的群體,每一個主的門徒都是一個差傳的生命。

        鄰舍“Neighbor” 一詞意思簡單直接,就是指生活在我們附近的人。可能住在隔離單位或對面街,甚至可指在你社區內的居民。聖經中所指的鄰舍往往附帶著「愛你的鄰舍」的屬靈意義。

        馬太福音22:37-40中律法師問耶穌誡命那一條是最大,耶穌回答了首要是「盡心、盡性、盡意愛主你的神,其次就是愛人如己。」這個「人」不是泛指世上所有人,而是「鄰舍」(neighbor)。路加福音第十章好撒瑪利亞人的比喻指出對弱小作出恩慈相待的,就是別人的鄰舍。羅馬書15:2教導我們要使鄰舍喜悅,使他得益處。雅各書二章重申「至尊的律法」就是要愛人(鄰舍)如己。我們每一個作主門徒的,都是被差出去的。差去甚麼地方呢,就是差去我們的鄰舍中間,去愛他們,將福音與他們分享,叫他們得救。

        今年差傳培靈會的主題是「關愛我們的鄰舍 - 印尼女傭」。香港有十七萬印尼女傭,她們就是我們的鄰舍,住在我們家中的房間。她們離鄉別井,在香港社會中是較弱勢的一群,配得聖經所教導我們以恩慈相待。今天,我們不用走到東南亞印尼作跨文化宣教,或許上帝體恤我們生活忙碌走不開,祂帶領了千千萬萬的女傭到我們家中,我們再沒有任何藉口,不被差遣到她們的生命中,將福音傳給她們。願意5月31日的差傳培靈晚會見到大家,一起守望這群印尼女傭,為她們信主祈禱,更每天都以恩慈對待她們,愛她們與同自己。

祝宗麟牧師 2019.5.26

《延禧攻略》中的乾隆皇愛江山亦愛美人,真實的他是連宮廷藝術也十分熱愛。他在位時雖全面厲行禁教,卻留有相當多傳教士在宮中服侍。最為現代人熟悉是郎世寧,而當時與他比肩負責宮廷繪畫工作的王致誠(Jean Denis Attiret)卻鮮為人提及。

        王致誠為法國耶穌會傳教士,距今已逝世250年。他1738年來華,很快就得乾隆賞識並成為御用畫家之一。有兩件事值得我們留意:由於皇帝有至高無上的鑑定權,他要畫家怎麼畫就怎麼畫,對乾隆多加修改並著令及教導如何改善其作品,晝家自然感到滿不是味兒。作為老練的畫家要聽外行人指點去學習中式的繪畫方式,深感未能發揮一技之長而鬱鬱不得志。第二是乾隆差不多每天都到畫坊觀察繪畫進度,並隨時下令畫新作品,連祈禱及休息的時間也沒有。在寫給教廷的信上說道:「終日恭奉內廷,無異囚禁,主日瞻禮,亦無祈禱暇晷,作畫時頻掣肘,不能隨意發揮」來總結他的狀況。

        Donald Whitney在《基督徒的屬靈紀律》提及神會用三種方法塑造及改變我們的生命。一是人;二是環境;三是屬靈操練。人及環境非我們能控制,而屬靈操練則是取決於我們,而且它是從裡到外改變我們。但以理雖受人及環境針對,但仍「一日三次,雙膝跪在他神面前,禱告感謝,與素常一樣。」(但六10)

        王致誠在獲乾隆封四品官後,他斗膽斷然拒絕並堅持說這與他的傳教士身份不符,顯示他並沒有放棄在百忙中祈禱來尋求神的心意。他也提醒自己來華本是因福音及教會的緣故,故「必須忘記曾經長期學習和工作才學會的東西,而要習慣於另一種繪畫方式。」故最終放下身段努力學習中國繪畫技巧,作品混合西洋油畫風格而深獲乾隆器重。

杜文軒傳道 2019.5.19

        今天是母親節,如果你問媽媽最深愛的是誰,相信很多人會答是她們的孩子。孩子往往牽動媽媽的情緒,他們有病痛,媽媽就憂心;他們不聽教,媽媽就生氣;他們不長進,媽媽就氣憤;他們失意受挫敗,媽媽就悲傷。媽媽很多時候將她們最好的留給孩子,為孩子的未來費煞思量,期望孩子成材,有安穩的生活。如果是信主的家庭,媽媽更希望孩子能夠從小接觸信仰,遵從真理,作個合神心意的人。

        然而,理想與現實往往有落差,孩子的成長往往不受我們掌控。我見過有媽媽苦心經營,不斷為孩子的升學張羅,但孩子最終讀不上;近年亦見多了孩子有特殊需要,他們不是過度活躍,就是專注力不足,亦有些患有讀寫障礙,或是自閉的。他們在學習上有困難,與人相處也不容易,在學校時常被投訴,致使媽媽非常困擾。我見過有媽媽用過不同的方法來幫助孩子,花了不少金錢,上了不少課程,但毫無改善。

        媽媽唔易做!如果在教養孩子上與丈夫不協調,或是得不到丈夫的支持,媽媽就更苦。有什麼出路?耶穌曾經應許:「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裏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太11:28)為何來到耶穌面前,我們就可以得到安息?神在舊約頒下十誡,其中的第四誡吩咐我們當守安息日。為何要守安息日?出埃及記提醒我們要紀念上帝的創造,因為六日之內,上帝造天、地、海,和其中的萬物,第七日便安息。(出20:8-11)在申命記當以色列快要進入迦南,上帝重申十誡。上帝提醒以色列人祂曾用大能的手和伸出來的膀臂拯救他們出埃及,脫離奴僕的生活。為了記念這件事,上帝吩咐以色列人守安息日。(申5:12-15)

        在安息之中,我們記念上帝是創造我們的主,我們的生命、一切的力量和供應自然都是從祂而來。我們亦記念上帝是拯救我們的主,面對一切艱難、捆綁,上帝是我們的出路。所以來到耶穌面前,對著這位掌管萬有,又愛我們,能夠拯救我們的主,我們學習放手,將一切的艱難交託給祂,就能夠享受祂所賜的安息。安息的意思是我們毋須再擔驚受怕、毋須再勞累掛心,因為上帝會為我們預備一切。問題是:我們願意放手嗎?

        過去我見到一些媽媽的生命得到釋放,因為她們不再堅持孩子要走的路。她們學習放手,不再靠自己的辛勞,負起沉重的擔子,而是信靠神,把難處交託給祂,就有一種「舒服晒」的感覺,這就是安息。在母親節的日子,祝願各位媽媽生活得力,蒙上帝厚厚的賜福!

楊樹強牧師 2019.5.12

        朱耀明牧師在被告欄的陳辭當中,有一段提到曾有一位弟兄向他訴說受市政署不公平對待,令小販攤檔沒法經營。朱牧師說:「我們也祈禱。不過,我可多走一步」。然後陪弟兄向行政立法兩局議員申訴署申訴,結果把問題解決了。

        朱牧師引用雅各書二16指出「多走一步,教會應是散播盼望的群體;多走一步,教會應是擁抱傷痛的群體;多走一步,才是教會存在的真正意義。我一心決志與民同行,多走一步,一起爭取改善民生,爭取興建東區走廊,爭取興建東區醫院,爭取木屋居民上樓,爭取改善工人生活。」

        「多走一步」確實是對今天教會的敲鐘。有人指出教會也離不開80/20定律,兩成人承擔堂會其餘八成的整體需要。每週除了花上無盡精力「營運」這副機械,也沒有甚麼餘力再多走一步,走到鐵閘以外關心外面的世界。

        但我感謝主,宣基/基石家一直嘗試走進社區,散播盼望。過去我看到弟兄姊妹組織探訪隊向社區長者送暖,有時幫手清潔家居,也有陪診,甚或是上門為長者更換燈泡。趁着節日親手做一些禮物或甜品送到附近屋苑的清潔工人和在假期仍然緊守崗位的保安員。教會慈惠基金過去是被動的幫助求助者,今在牧者帶領下各牧區/團契可主動申請基金作一些祝福社區活動。差傳年會更是首次以關心本地印傭為主題,將祝福和愛帶進家中。

        隨著社會福利制度愈趨完善,金錢和物資的支援需要也相對下降,但對於弱勢的一群,同行、資訊和心靈關懷的需求卻很龐大。我感謝主,各堂崇拜有幾十位弟兄姊妹參與聖樂事奉,不過,在服事弱勢群體方面,特別是特殊孩子的事工卻長期不夠人手,一人難求。外間院舍歡迎教會探訪,但我們卻人手缺乏。在關懷精神情緒軟弱的肢體,不單我們沒有特定事工,有時更因為認識不深,處理不當而造成二次傷害。

        或許我們不需要亮麗的專業團隊,但我們中間不乏有醫護背景的肢體、社會工作者,受過正式輔導訓練的,或在社關機構服事的等等,我們可按需要走在一起,那怕只是提供一個簡單而適切的資訊,或者是主日崇拜後花45分鐘的同理聆聽,牧者再以聖經話語彼此祝福,大家多走一步,對有需要的人已是一大步。

        若你也希望多走一步,可以與我聯絡,一起同行祝福社區。

祝宗麟牧師 2019.5.5

        上星期受苦節培靈會翌日,我出發到啞鈴國,探望去年12月本堂所差出去的信徒宣教義工 ─ 樂婷,為要了解她在工場上的情況,也順道參加她服侍的培訓中心開幕禮,同行的還有樂婷的父母及妹妹。今次的訪宣真的遇上很多的困難。

        第一天:因遇上紅色暴雨,航班延遲了兩個小時,差點趕不到在曼谷轉機。到達啞鈴國後便發現四件行李全都不見了;晚餐的時候樂婷爸爸不小心撞上玻璃門,頭和膝蓋輕微受傷。

        第二天:媽媽身體非常不適,需要到醫院檢查;

        第三天:復活節培訓中心開幕時狂風雷暴,雨水浸入中心,連中心門口上面的牌匾也掉了下來。

        當你面對生活上各樣困難的時候,你會如何面對呢?

        約翰福音十六33「我將這些事告訴你們,是要叫你們在我裡面有平安。在世上,你們有苦難;但你們可以放心,我已經勝了世界。」

        當面對如此多的困難,特別有未信的樂婷父母同行,只想起主耶穌的應許,要祈禱求上主的幫助。主耶穌明明的說我們在世上必然有苦難,但祂已經勝過了,我們可以心裡面有平安。我們總覺得人生沒有困難一帆風順才是有上主的看顧,遇見困難,便感到沒有主的同在,但這不是聖經的教導。在重重的困難中,上主的保守和幫助更顯得寶貴。

        最終,我們能趕上轉機,雖然行李要第二天才趕得上。在我們同心禱告後,媽媽的不適得到醫治,經歷禱告的能力。開幕禮看見大家同心的面對困難,重重的牌匾掉下感恩沒有人受傷。最重要是在困難中,因著神的話,我們心裡都能有一份平安。願大家在苦難中都能靠著禱告,心裡帶著主的平安去面對。

        宣道會是信徒與宣教士的聯盟,樂婷在啞鈴國服事是宣基堂實踐大使命的延伸。樂婷在工場上要面對很多的困難與挑戰,需要我們提供各方面的支援。差傳部主辦了樂婷祈禱會:訂於每月第四個星期六下午6:45至7:00,在田小大禮堂舉行。盼大家一同為她禱告守望。

吳麗嫺傳道 2019.4.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