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龍清水灣道12號 基督教宣道會宣基小學(坪石)內

牧者心聲

        祈禱對今天的你是儀式感?是可有可無?弟兄姊妹,我們可曾會想過,甚麼是導致今天我們心靈乾渴、事奉無力的主因?很多時候,我們會在營營役役的生活中跌倒,會在沉重繁忙的事奉中枯乾,但卻遺忘了那得力的鑰匙──禱告。若不藉著禱告,我們絕對無法攀上靈程的高峰。而今天祈禱又是否僅是慣例式的,沉悶而機械化的一種活動?

        「沒有祈禱的事奉者,就是神的真理與神的教會葬儀承繼者。不管他的行列是如何壯偉,他擁有著可能有最貴重的棺材,並配上最美麗的鮮花,但總是一場喪禮,不管他的行列是如何壯偉。」1

        滕近輝牧師在翻譯《祈禱出來的能力》一書時,他見證說:「我心裡裏充滿了主的愛與得勝,講道有新的能力,似乎心裡裏充滿了要傳的資訊,湧流出來。我毫無懷疑地相信是被聖靈充滿,書中句句話語打動著我的心。今天我們不斷的費心力尋求各種新方法、新計劃、新組織,藉以推動進教會的工作,發揮福音的效果效。現在社會正今天強調的潮流極易使人只注意計劃與組織,往往帶來的是容易而忽略了個人。相反地,在基督的信仰中,我們的父神在祂的計劃中,卻是注重「人」的質素過於任何其他的事物。祂作工的方法是藉著那些合用的人。」

        我們少祈禱,是否反映著往往是因為我們小信,甚至是不信呢?如果我們真的確信「祈禱出來的能力」,相信我們就會更重視祈禱的時間。求主加添我對神的信心,相信在當我禱告的時候,神必在天上垂聽,並且相信「祈禱所發的力量是大有功效的」。(雅五16) 求主幫助我在不同時候和境況都學習禱告交託,好像《雅各書》所說,無論是在「受苦中」的時候、「喜樂」的時候、「有病患」的時候、「犯了罪」的時候、「需要得醫治」的時候,我們都可以藉著禱告,將我們所要的告訴神。縱使最近我在甚麼處境和狀態中,仍珍惜在這個特別的時刻,將個人需要和所求在神面前傾心吐意。今天的教會所需要的,並不是更多與更好機械式的新組織與新方法,而是聖靈所能使用的人,在祈禱上有能力的人。聖靈的能力不是藉方法流出的,乃是藉著人;祂不是降臨於方法中,乃是降臨於人身上;祂不是膏抹計劃,乃是膏抹人—祈禱的人。

        弟兄姊妹,現在仍是農曆新年的正月,鼓勵大家今年在祈禱的生活中像牛一樣地辛勤,有更好的屬靈胃口。願大家天天持著得力的鑰匙,忠心地劃出與主相遇的祈禱寶貴時間,並滿滿地經歷祈禱所帶來的能力。

 

1 邦茲,《祈禱出來的能力》,113。 

 

吳苑菱傳道 2021.02.27/28

        猶記得在2020年底,我第二次遇上冠狀病毒的風險,所幸測試結果呈陰性,當時Kam贈與我一句「主要用你」。果然,不到兩星期上主就派人來找我這頭驢駒。註1

        今年是我在機構進入第二十年的服侍了,上帝卻在28/12/2020透過我熟識的牧者呼召我離開安舒區到一個未可知的環境。旋即耶和華向亞伯蘭所說的話呈現在我面前:「你要離開本地、本族、父家,往我所要指示你的地去。」;離開我熟識的工作環境?離開我所愛的群體?離開我穩定的經濟來源?五十多歲的我還會「跳」得起嗎?但”move”這個思緒不斷在我內心縈繞,幸而有家人義無反顧的支持,牧者的憐恤體諒,長執的睿智導引,這一切都成為我作下決定的重要元素。

        已故的楊錫鏘牧師曾經提過:召命不是講「我」可以做些甚麼,也不是講「我」看見些甚麼;神才是召命的中心。我們思想召命,很多時候只想到自己:我該做甚麼?不該做甚麼?我做得到嗎?我有沒有聽錯了?我會不會走錯方向?……總之甚麼都是從自己的角度出發。經文(出3:1-10)卻要顛覆我們的觀念,要我們從神的角度看召命,明白不是我們看見,而是神看見,並且祂現在就要工作、要行動。註2

        誠然,召命的重點是上帝。是上帝首先看到某群體的需要,然後按我們的名字”call”我們,成為一份禮物送到那群體當中,此事非出於一己的慾求。上帝透過摩西的生命,叫我順服於祂,以生命回應祂的呼召。

        相信基石家的每一位弟兄姊妹在上帝眼中都是獨特的,有著獨有的召命,讓我們體貼神心意,一同尋找上帝國度的藍圖,行在祂旨意中。

註1楊錫鏘牧師講道:「主要用你」 https://www.youtube.com/watch?reload=9&v=i1kCEUcz9A8
註2《召命——以生命回應神的召喚》

 

司徒琼珍堂委 2021.02.20/21

        今星期崇拜開首的詩歌寫到「讓我祝福你,讓我祝呀祝福你,在每天開心笑嘻嘻,上帝陪住你,上帝攬住你,全年定要添福氣。」的確有主同在確實是喜樂無窮,特別在新的一年人人也祈願萬象更新,有着從神而來的賜福。

        只是如果上帝真的攬住你陪住你,從聖經的角度可說是後果不堪。在舊約只有特殊的情況外,基本上神人是界限分明:「耶和華對摩西說:「你下去囑咐百姓,不可闖過來到我面前觀看,恐怕他們有多人死亡;又叫親近我的祭司自潔,恐怕我忽然出來擊殺他們。」(出19:21-22) 到了新約,這條界線神其實也牢牢牽著:「若不是蒙我父的恩賜,沒有人能到我這裡來。」(約6:65)

        這絕不是說神拒人於千里,不能親近,只是人必須要知這具大的鴻溝所凸顯神人之間莫大的分別,人才能帶著敬畏的心來到神面前,這才是福氣的開端。

        福字特別在農曆新年是一個很重要的祈願。它是富貴壽考的統稱,象形文字的福字是以雙手捧著酒壇祭祀求神賜福,而舊約聖經希伯來文的福字卻另有別一番意思。第一類是賜福之意,例如「神就賜福(barak)給這一切」(創一22); 第二是指有福,「惟喜愛耶和華的律法,晝夜思想,這人便為有福(ashrei)!」(詩一1)。這「有福」特別是指人內心的狀態,這個福氣是蒙神悅納,人內心喜樂平安的充滿,不是短暫外在物質或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所能給予。因為它不受外在環境影響及取締。但要有這個福氣則取決於那人與神的關係如何,詩篇第一篇講到這個人有福是因為他行在耶和華的心意當中,謹守祂的律例。這也與中國人傳統所謂的福氣,單單求上天賜福保佑是截然不同。當人願意謙卑做回人的角色,又將當得榮耀、尊敬歸給神,這人便為有福;他就真的在新一年裡迎主接福,福樂無窮了。

 

杜文軒牧師 2021.02.13/14

        走進2021年,生活一切安好,新常態下的環境也過得可以。在現代科技的幫助下,大家各出奇謀來為生活補上一些色彩,但這個「新常態」永遠不能取代「舊常態」,因為這不是科技所帶來生活進步與否的問題,而是新常態比舊常態缺少了一些東西,這些東西不是科技能夠取代。當我們集體都缺少這些東西時,我便形容這是一個集體的心靈苦難。

        某一個中午走到過往經常帶小朋友玩耍的地方,以往每次到訪都是燈火通明,姨姨、哥哥、姐姐們都熱情款待,但現在卻漆黑一片,門也關了。心裡第一個念頭就是那些朋友們現在如何呢?有沒有工作?以後會否再見?另一次走進一條過往很多食肆的街道,不少鋪頭人去樓空,心裡難免有些唏噓。知道不少工作單位努力安排彈性上班或在家工作,盡量分隔員工,但又引來因太少面對面接觸所帶來團隊合作的負面影響。更甚的是,這陣子也看到朋友們相繼移民,或正計劃離開,將來更難直接見面。一次在返回教會的途中,碰到肢體回教會取聖餐套裝,大家打個招呼後,均有一種恍如隔世並難以形容的心情。雖然可以在網上相見,但親身見面(那怕還有兩片口罩相隔)的感覺是不能取代的。

        人是群體的「動物」。人與人的溝通是由很多並十分仔細的項目所組成,這是神創造的奧妙。我們會用文字、聲音語言、身體語言、眼神、觸摸、氣味等等作組合溝通。面對面那種現場感如聲音原始性、顏色的真實性,四週環境給我們的五官感覺等,都直接完整化我們的溝通,也滿足我們的心靈需要。這些微細亦重要的感覺是網上不能取代的。如今我們集體地被削減了這些經驗,造成了集體的心靈苦難。

        當然我們要以正面和無比的決心靠主渡過這個難關,但也無需要粉飾太平,將內心的感受埋葬。我們可以即管像詩人一樣繼續呼求:「我的神,我的神!為甚麼離棄我?為甚麼遠離不救我?不聽我唉哼的言語?我的神啊,我白日呼求,你不應允,夜間呼求,並不住聲。」(詩篇22:1-2)我們繼續呼求,因為我們仍然懷著盼望相信:「我想起這事,心裏就有指望。我們不致消滅,是出於耶和華諸般的慈愛;是因他的憐憫不致斷絕。」(耶利米哀歌3:21-22)

        讓我們繼續一起呼求主帶領我們走出這集體的心靈苦難!

 

祝宗麟牧師 2021.02.06/07

   

        2019年10月27日我受浸了。縱然過往人生好多坎坷,信主後亦不是事事如意,但是,不再那麼執著,學習放下,事情又不是想像中那麼難處理。

        回想未信主前,當時已和前夫分開,後來認識了一位男士,關係不錯,相處10多年,我已當他是終身伴侶,打算日後返回內地和他共渡餘生。料想不到…… 他有了另一個女人,晴天霹靂!好傷心難過,也曾想跳樓自盡。這位男士在內地有一居所,我們在那裡留下不少回憶。分手後,他仍給我自由出入,我也不能自制常常回去,所以,更加傷心難過。曾提議他不如賣掉這屋,男友好像捨不得。這事困擾我有兩年之多。

        感恩!就在此時,信了主的契女黃志嫦姊妹知道我為這事不開心,於是常叫我返教會。為了不想逆她意,所以答允有空就去!想不到有次在基石堂聚會,我完全沒有打瞌睡,好像聽入了心。好奇妙!也不自覺的在下主日的前一個晚上,竟然不經意打電話給志嫦,約她第二天吃早餐。早餐後,很自然便跟她返教會。

        返教會後,讓我學習到禱告,我祈禱求神幫我放下這男人,求神幫我解決這事。奇妙地!幾個月後,男友突然決心賣屋了,我們也真正分開,心內的憂傷也好像緩和了。接著,有較穩定的教會生活,還上了成長八課,都頗開心。以為放不下的可以放下,以為不可了結的竟可圓滿解決。

        另外,和女兒的關係也因信主後有改善。很早已和前夫分開,生了四個女兒,心想努力養大女兒,供書教學。惟是,自己的性格也直率倔強,和小女兒的關係一直較僵,所以,甚少對話,可算是互不瞅睬。信主後,感恩神為我開路,因女兒也初為人母,並且,自己也願意學習放開執著,主動致電問候,女兒也改變,邀請我去探望小孫女,關係就這樣自然地復和了。

        初信主時,不算好堅持返教會。可是,一次經歷,使我立志以後穩定返教會。事緣我在短時間內第二次不見了手電,遍尋不獲。在打算買新機前祈禱:「神啊!請求為我尋回電話,我不再偷懶了。」奇妙地,竟然在事隔一晚後,仍然可在附近店舖找回那手機。所以,便履行承諾,再回到教會,還上了新生命新生活的課程,從沒有缺席。

        信主後,人真是變得沒有那麼執著,心中有平安,在疫情下我還在某一機構做義工,幫忙縫製口罩,生活變得比以前有意義,感謝神!

 

謝鳳佳姊妹 2021.1.23/24

        近日無意中在中學的校友網頁,得悉兩位當年認識的中學老師剛榮休。這兩位老師都已執教30年,看到他們榮休的相片後心中也泛起很多回憶。

        兩位老師都有很多的不同: 除了教授科目上,一位教英文,另一位教中文;教英文的這位老師是從不責罵學生及對學生發脾氣,她只會循循善誘,慢慢跟學生傾;相反另一位老師則會斥責學生 並會作多番告誡。那位從不斥責學生的老師永遠以溫柔的態度來跟同學相處,而斥責學生的那位老師卻又是每每言之有物,並持語重心長的態度來對待學生。所以雖然他們處事方法不同,但目的及出發點都是一樣。他倆也特別愛帶領我們一起祈禱,相信這30年在同一的崗位其實是很不容易,特別社會變遷得很快,為人師表的工作也是極具挑戰,我相信信仰令他們能夠繼續堅持下去,以及從上而來所給予他們的召命。

        在那中學年代我根本沒有想過自己可能會是一位牧師。我自小反叛,不愛服從權威(縱然表面願意),更不願意被任何事規範(想到這裡就警覺自己的女兒極像自己)。神卻改變我這個麻煩的人,甘願從祂領受給我的呼召。雖然自己覺得永遠也不配,但祂既然願意呼召我這個人,我就願意靠祂而行,不再看自己。我不肯定我是否能稱職,但我十分肯定那位滿有能力及憐憫的神會同行。我更盼望我能像這兩位老師,好好完成使命,能finish well, 完成神給我的託付及我所應該做的事。「所以,我們既然有這麼多的見證人,像雲彩圍繞著我們,就應該脫下各樣的拖累,和容易纏住我們的罪,以堅忍的心奔跑那擺在我們面前的賽程;專一注視耶穌,就是那位信心的創造者和完成者。」(希伯來書 12:1-2 新譯本)

        互勉。

 

杜文軒傳道 2021.1.16/17

        剛過去的2020年,因著疫情關係,躲在家中時間多了,趁機會收拾家𥚃的衣櫃,發現內𥚃塞滿了衣服、鞋和雜物,於是決心開始人生第一次斷捨離,最後丟掉了十多對鞋,十多件衣服和幾袋雜物,頓然覺得衣櫃空間多了,感覺舒服清新,人也覺得輕省一點!

        這次以後,想著過去所思想的都是「對自己好一點」,所以常常過著高消費的生活,追求物質,購買重複沒有用過的東西,浪費大量金錢和時間去處理。這些生活雜亂無常,心思意念都被物慾牽引,心無寧日。現在覺悟生命短暫,將大部分時間放在物質上,不單浪費了其他美好的事情,有些時候,也失去與神獨處的美好時刻。

        踏入2021年,決心要減少物質上的依賴,還自己多一點空間,再次重整自己的生命,盼望在以下有多方面的改善。

時間:在時間規劃𥚃,不再是隨從自己的心意做自己喜歡的事,而是適切地運用好每天的時間,跟從保羅的勸勉:「你們要思念上面的事,不要思念地上的事。」(西3:2)好好在這一年計劃為神作工,跟從永恆的應許而過活。

金錢:學習做一個好「管家」,作生活籌算的時候,仔細記下所有收入來源,以及必須支出的項目,希望能有效運用金錢,化繁為簡,同時也減少購買非必要的東西,智慧地過簡樸的生活。

祈禱:實行密室裡的禱告,特別要開聲祈禱,讓祈禱所說的話能夠進入腦袋,也同時能夠集中,不至雲遊丈外。

專注:以往都是同一時間做多項事情,不求完美,只求完成。現在希望每次只專注做好每件事,將最好的獻給上帝。

召命:回顧從小成長到現在人生的點滴,跟從主的聲音,細想思考與自己的關係,希望有天找回創造主給我的召命。

        最後,思想到人生不能重來,只可活一次。故此,在這樣一個美好的月份,在神面前,立志要智慧地生活。也求神賜下能力,做出對的選擇,特別在生活上做出「敬畏神」的選擇,有正確的態度,能夠行善,走向跟隨神正確的道路。

 

劉康蓮姊妹 2021.1.09/10

        「並且你們在大難之中,蒙了聖靈所賜的喜樂,領受真道就效法我們,也效法了主;甚至你們作了馬其頓和亞該亞所有信主之人的榜樣。因為主的道從你們那裏已經傳揚出來。」

帖撒羅尼迦前書 1:6-8上

        新年快樂!踏入2021,祝願大家心中充滿喜樂,生命閃亮光輝,活出聖言。

        保羅也祝願帖撒羅尼迦教會的弟兄姊妹蒙聖靈所賜的喜樂。但這不是順風順水的喜樂,而是在大難中的喜樂。這種喜樂更驅使他們效法基督,作他人的榜樣,主的道從他們身上傳揚出來!

        根據使徒行傳17:5-10,帖撒羅尼迦教會因接待保羅和西拉而受到當地不信的猶太人的迫害。親友被捉拿,教會被指責,官員不友善的對待。但他們持守真道,效法基督的柔和謙卑,豁然面對壓迫,正如約翰福音 15:18:「世人若恨你們,你們知道,恨你們以先已經恨我了。」

        這種堅持後來成為馬其頓和亞該亞肢體的榜樣。「榜樣」(Model) 在第一世紀是指在錢幣上由錘子打壓出來的蓋印。

        2020可能是一個不平凡的一年,預計2021也許仍要每天帶著口罩出門,我鼓勵大家靠著主的恩典無懼大難,呼求聖靈賜下非凡、甚至不合這個世界常理的喜樂,以至我們能夠在這不安、多變和躁動的世代裡效法保羅和主耶穌般的溫柔和堅定,在壓迫的環境下活出榜樣,有主的聖言從你們生命中傳揚出來。

 

祝宗麟牧師 2021.1.02/03

        沒想到恢復聚會後一個多月,疫情轉趨嚴峻,教會聚會又要再暫停。不論是天災或是人禍,人總無法避免突如其來的轉變。「突變」不單擾亂陣腳,安排好的事情未能按時完成,更需要重新編排和處理,甚至連自己勞碌已久、得來的成果也可能霎時間失去。今次的世紀疫症,究竟神要我們學習甚麼呢?或許是考驗我們的信心,對所信的主的認識,對生命主權的認知,也藉此幫助我們在信仰實踐上作出反省。

        信心是我們從日常生活中操練出來,但這是過程,不是焦點。信心的焦點乃是神永遠的旨意。帖撒羅尼迦教會在保羅時代備受逼迫,但他們選擇不放棄主,一直尋求長進,更深的認識上帝,這是他們對上帝信心的表現。

        因著愛主愛人的原故,帖撒羅尼迦教會不辭勞苦。縱使在患難逼迫之中,他們仍能堅持站在神的那邊,緊緊地堅持傳主的道,熱切盼望人能認識這又真又活的神;又忠誠地與弟兄姊妹彼此勸勉,遵守主道,全心全意的擺上。

        感謝神,帖撒羅尼迦教會從起初就是這樣活在神面前,並且因著主耶穌基督常存忍耐。這種忍耐並不是普通的忍耐,而是長期的忍耐;不是一時咬緊牙關的忍耐,而是長期飽受著別人對他們的誤會、踐踏、反對和鞭打。他們不會因要減輕承受這些逼迫而放棄在主前的等候。在信望愛這三方面,他們都有扎實的根基及表現,因為他們不是在平順的日子有這表現,而是在患難中活出信心的楷模。

        “求主讓我們學效帖撒羅尼迦教會的榜樣,憐憫我們在這疫情中所面對的困苦,幫助我們能勇敢地面對世界,面對今天的境況,學習以信心為自己及為別人祈求,阿們!”

 

吳苑菱傳道 2020.12.26/27

        12月是一個特別的月份,而今年我有多一份感觸,因為過了這月我便暫時結束基石堂堂委的身分,感恩有這機會與大家分享。數一數,我由宣基堂做執事到跟隨基石堂植堂已經過了九個年頭…真的有點悲喜交集,還想起三年前我在中神上楊錫鏘牧師的召命課堂,他分享自己從小就對聖經的解釋,常常和主日學老師討論,及後他發現這是上帝放在他心裡的召命,所以他放棄醫生的工作,全職在神學院教導聖經。當時我想我對甚麼事有感動或被觸動呢?其實一直以來,我對自己在領袖群體的事奉都有質疑,覺得自己不適合,但每次見到不同的生命走進教會,我都會好感動,甚至落淚,讚嘆當中神奇妙的作為,所以我想我的召命跟教會和生命有關,而上帝更把我放在這崗位一定有祂的美意。所以我就安然在這崗位學習事奉神。最近看完一本書,對事奉有些反思想跟大家分享:

        教會是甚麼?書中給我們一個新的概念,作者用希臘文中的“Ekklesia”來詮釋。今天這字多被翻譯為教會,但在初代教會,這字也可解作一個代表政府在職場運作的組織。耶穌運用這字時,祂是否也期望教會成為一個更能進到世界當中的組織?從新約教會的影響力和傳福音的廣濶度來看,的確他們在信徒的群體中帶來相當大的改變,信主人數極高速地增長,更利害的是這組織正影響當代的文化,以至當時的政府和宗教團體。反觀今天,教會又如何?到底大使命是甚麼?是否只要求我們叫未信者信耶穌?是否只要求我們叫人返教會,完成一個又一個的禮儀和事工?

        我們在教會不停提及的就是大使命和傳福音,這驅使我們舉辦很多佈道會,外展福音工作,努力叫信徒參與教會的事奉,彷彿這便是在牧養一個基督徒的生命。這一切原是美好的事工,帶領人歸主,但不得不承認久而久之,這些活動都變得像一項項的計劃,大家忙於完成,追趕進度,但當回到職場,彷彿又去到一個與神國互不相關的地方…。作者給我們一個很大的提醒就是教會不應局限於教會的建築物以內,耶穌希望信徒生命的改變可以在教會、在職場、在光明、在黑暗的地方,一星期7天,每天24小時都能發揮從神而來的影響力,吸引人來認識祂。作為神的用人,我們可以如何學效耶穌,走進文化當中,真正了解、關心社會和當中的人,認真思考如何改變社會,讓神的國度活現在當中?這是我們應當留心的。最後,當然我們也要時刻反省我們是否真的行出聖經的教導,而不只是活於自己的教義裡。我們有否開放自己的心靈,以禱告去尋求改變,特別是自己的心?但願一切我們所作的都是神的工作,我們與主同工,願基石家成為神所喜悅的教會!

 

陳昇偉堂委 2020.12.19/20

        踏入12月,聖誕節快到,我們很自然便想到耶穌的降生。耶穌為童貞女馬利亞所生。馬利亞未婚懷孕,她的未婚夫約瑟正在猶疑應否迎娶馬利亞,主的使者就在夢中向約瑟顯現,告訴他馬利亞所懷的孕是從聖靈來的,並且將要生一個兒子,約瑟要給祂起名叫耶穌。耶穌名字的意思是“耶和華拯救”,祂要將祂的百姓從罪惡裏拯救出來。馬太福音1:22-23說:「這一切的事成就是要應驗主藉先知所說的話,說:必有童女懷孕生子;人要稱他的名為以馬內利。」以馬內利就是「神與我們同在」的意思。

        按馬太所言,童女懷孕一事舊約先知早有預言。的確,上帝在主前735年曾差派先知以賽亞向當時的猶大王亞哈斯說︰「主自己要給你們一個兆頭,必有童女懷孕生子,給他起名叫以馬內利。」﹙賽7:14﹚這節經文容易使人以為以賽亞所指的就是七百多年後出生的耶穌。其實如果我們了解當時的歷史,就知道這很大可能不是,至少不是先知心裡所想的。在亞哈斯作猶大王的時候,亞述帝國強盛,大大威脅到周邊的國家,於是北國以色列與亞蘭結盟對抗亞述,並力邀猶大加盟,但猶大拒絕。以色列與亞蘭於是攻打猶大,要逼使猶大就範。在兵臨城下,戰況危急之際,神差派以賽亞鼓勵亞哈斯,不要怕他們,要安靜等候,神會很快將以色列與亞蘭的威脅除去,並主動給亞哈斯一個兆頭作印證,就是有童女懷孕生子。當這孩子還未長大,以色列與亞蘭就要被除滅,猶大得拯救。

        然而,亞哈斯王不信神,他信靠自己的方法,定意向亞述求救。眼前的困難似乎能夠解決(亞蘭和以色列分別於主前732年和主前722亡於亞述),但猶大因為靠攏亞述,因而引入亞述的宗教敬拜,而亞述最後也要攻打猶大,結果得不償失。

        以賽亞的預言和馬太福音的記載有什麼關聯?以賽亞所指的童女究竟是誰?其實聖經沒有清晰交待,但一些解經家認為她是與以賽亞訂婚的童女,而以賽亞所說的嬰孩就是他其後所生的兒子。姑勿論這是否屬實,但以賽亞心中所指肯定不是耶穌,因為那嬰孩涉及的預言早已成就:亞蘭與以色列早已亡國。然而,馬太引用以賽亞的嬰孩就是要來預表耶穌的來臨。人在危難、困境之中,上帝仍然是以馬內利,與我們同在的神,祂願意施行拯救,耶穌更要成為人類的救主,將人從罪惡裏拯救出來。

        在近聖誕的日子,讓我們思想:今天我們信靠神有多少?能否安靜等候神的工作?亞哈斯王拒絕神的兆頭,今天我們就不要拒絕聖誕節的記號。現今的世代紛亂不安,但願我們在信靠當中,經歷神寶貴的同在,並祂所賜十分的平安。

 

楊樹強牧師 2020.12.12/13